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1.htm
为了爱情我们一起回老家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6-19 18:56

  “这是我的婚房,89平方米还凑合吧,年前装修好的,是今年五月结婚后的婚房。”段其冉边让记者参观新房边说,“我这套房子带装修、家电差不多80万元,首付60万元,贷款20万元,每月2000元贷款压力也不算重,但这钱在深圳最多能买30平方米, 还是回老家好。” 段其冉老家在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2013年2月他从深圳回到昆明,目前在云南江东地产集团做工程项目经理。

  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南漂曾经是他们的追求和梦想。2005年22岁的段其冉从南京大学一毕业就去了深圳,作为名校毕业的大学生,虽然他并不像许多新闻中写到的:住地下室、吃泡面,“但是每天从我住的地方到上班的地方也要跨越半个城市,倒三次车,历时一个多小时,” 小段说。

  由于工作流动性强,2008年到2010年期间,半年搬一次家已经成了段其冉的生活常态。“那时候和几个朋友合租,每天上班也很辛苦,因为刚毕业还是怀揣梦想,所以才没觉得太难熬”。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小段每月税后1.5万元的工资并不低,“由于我的专业是土木工程管理,这工作收入虽然高,但是得四处跑,工程在哪人在哪,很累很辛苦。”但看到每个月存折上的数字一点点地增长,小段很欣慰,“觉得这些辛苦都值得”。

  小段的女友林蕊大学所学的专业是市场营销,毕业后她就跟着家里亲戚到北京开了家淘宝店。由于刚过去的四五年淘宝生意比较好做,林蕊和小段就打算在各自的城市奋斗,“我们很希望有一天能在北京或深圳安定下来。”林蕊做的是香水生意,“每个月收入大概1万元左右,春节和情人节能接近15000元,我觉得收入还是不错的。”为了攒钱,林蕊省吃俭用一个月能存5000元,她北漂了五年,一共攒了25万元。

  身在深圳的小段同样节俭,工作这几年他攒了50多万元。然而,这加起来80万元积蓄,用林蕊的话说,“只够在北京六环买30平方米不到的房子”。深圳的情况,和北京大同小异。小段一脸无奈,“工作了这么多年,攒的钱都不够一套三居室的首付。”工资的涨幅似乎永远追不上房价,家长心中那句安居乐业,不论在深圳还是北京似乎都很难实现。小段自嘲地说:“当初真的很想努力把家安在深圳,可是没有依靠,没有保障,是我们自己选择了这种漂泊的生活方式。”

  林蕊告诉记者,所谓的“漂”,自然是有无根的感觉,“我想大部分在大城市的外地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大城市是漂亮、是繁华,可这不是属于我们的。”林蕊认为,哪怕和城市人做着一样的事情,说着一样的语言,但那里始终没有他们的根,他们只是漂在这城市的一片浮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漂走了”。

  生活成本的不断提高,也让小段和林蕊对大城市的生活望而却步。说到租房,在段其冉看来, 广州的房租还算比较便宜,一居室1500元左右就能搞定,“而北京就不行了,少则2000元左右,多则3500元,我一个朋友在西直门附近租的两居室5500元一个月。”除了房租,吃饭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北京的饭馆一般是不收茶位费的,餐巾纸也不要钱,而广州却要收茶位费,餐巾纸一元一包。菜价也要比北京高,在北京4个人400元吃得挺好的了,而在广州四百块钱却点不了几个菜,甚至还吃不饱。”

  除了高房价和高生活成本,户口也是小段和林蕊在北京和深圳的另一个问题。“我都31岁了,还没有结婚,在这两个城市不稳定、没户口,一年和男友只有国庆和春节能见两次面。”这对任何一对情侣来说都是煎熬,林蕊说:“不管感情多好的情侣,都会因为异地恋吵架。我们分开奋斗了这么多年,还是什么都没有,总不能再把这八年的感情弄没了吧。”作为初中同学的两人,大二开始交往,那时他在南京,她在云南;大学毕业了,他去了深圳,她又去了北京。异地恋这八年中,小段失去过工作,被迫辞职,觉得“两眼一抹黑”,这些时候都是女友林蕊一直安慰他、鼓励他、陪他走过来的。

  忙碌的工作、高昂的成本、没有保障的生活,这群“80后”南漂、北漂忍受着在一线城市生活的巨大压力,“不管赚多少,能省则省,少吃肉,多吃菜”,是他们坚持的生活原则,中国城市消费水平排名,北京高居第二,深圳第三。最终,小段和林蕊决定回昆明。

  小段和林蕊没有回到老家县城,而是来到昆明市区。第一年,他俩年收入就达到15万元,“我们俩就是想好好过日子,这样在昆明已经算很不错了。”

  小段和林蕊有时候也会怀念大城市的生活。“深圳和北京的确很好,那里有很多人的梦想和希望。”不过他们对现在的生活十分满足,“实现梦想希望的地方不一定只有北京、深圳,北京的王府井好、深圳的世界之窗也好,可是这些也只是停留在头脑中的憧憬和向往,不一定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小段和林蕊认为,北京、深圳欢迎去追求梦想的每个人,但还有更欢迎他们的地方——家乡。

  “在一线城市闯荡过这么些年,还是挣到了一笔很可观的积蓄, 适应了大城市快节奏的状态,回到小城市生活也变的更有质量了。”林蕊对记者说,“去大城市工作只是为了以后能够更好地在二三线城市生活,如果说漂泊是一种追梦的状态,那么如今在昆明买房就是在回归现实,寻求安稳幸福的生活。现在我们有房子,又贷款买了一辆15万元的车,不就是在奔小康吗?”

  “这次一定要在一个城市生活,而我,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想再和林蕊分开。”段其冉说。5月他和林蕊将举行一场中式的传统婚礼,这正符合两家的心意,他们也在分隔多年后终于要归于平淡而甜蜜的相守生活。

  人民日报社概况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呼叫中心ENGLISH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0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00025

本篇编辑:admin